控制狂父母的「十二劣招」:谁在乎你有什幺感受啊?做就对了

作者:丹・纽哈斯

以下是我的访谈对象中,十二劣招的一些例子:

1. 食物控制

控制狂父母的风格往往反映在他们看待食物的态度上。举例而言,利用型父母将用餐时间当成他们自己的时间。有一位利用型父亲要求晚餐在五点上桌,电视机推进来,好让他可以边看新闻边吃饭,席间不准有人说话。另一位利用型父亲则是喋喋不休地谈他自己、谈他的一天,以及抱怨工作上别人怎幺试图占他便宜。直到他说完为止,被他俘虏的听众都不准离开餐桌。

教条型和完美型父母往往有非遵从不可的餐桌仪式。一名女性回忆道:「每天晚上,我们女孩子必须準时把菜端上桌。父亲会对我们大吼大叫,有时也会动手打人。」到了青春期,她罹患了厌食症。

「我感觉自己像是棋盘上的棋子。拒绝吃东西就像是我对人生最后的一丝掌握。」

紧盯型父母逼迫孩子複製父母的喜好。一位律师的女儿回忆说自己哭着听父亲「雄辩滔滔,好像在进行诉讼一样,主张我早餐该吃哪一种喜瑞尔」。

一名虐待型父亲硬是把食物往孩子的喉咙推下去,另一名父亲则是坚持「蔬菜吃得不够多,就要比平常多吃两倍量」的铁则。他的儿子回忆道:「我们从来不知道正确的份量是多少,所以我们总是拿满满的蔬菜。」

2. 身体控制

一名前海军陆战队完美型父亲安排了一套体能计画,训练十岁的女儿接球、打拳、抛竿、划船、射篮,如果她表现不好就大发雷霆。

一名虐待型母亲每晚强制执行她儿子称之为「穿着打扮集中营」的仪式。母亲命令他把所有的裤子拿到她的卧房,让她挑第二天他要穿哪一件。接着是衬衫,最后是鞋袜。他要是拖拖拉拉的,她就会用剪刀打他。

一名紧盯型兼虐待型母亲用包着卫生纸的髮夹清女儿的耳朵,她总是又戳又挖弄得女儿很痛。

不只一位父母似乎很热中于为孩子灌肠,过程中硬是压住哇哇大哭的孩子。

3. 界线控制

一名早起的虐待型父亲,会在週六凌晨五点用轰然作响的乡村音乐叫孩子起床。孩子要是不起来,他就会冲进他们房间,泼冰水到他们脸上。

一名教条型兼利用型父亲把孩子卧房和浴室的门锁都拆掉,这样他就能随意进出各个房间。他宣称:「这房子是我的,我高兴开哪扇门就开哪扇门。」

4. 社交控制

一名剥夺型兼幼稚型母亲总是把家里的窗帘拉上,她觉得女儿想出门找朋友玩是「不可理解」的一件事。这位母亲没什幺朋友,但却很担心社交上被孤立。她的女儿回忆道:「我妈总说:『邻居会怎幺想?』她根本很少见到人,我不懂她为什幺那幺在意别人的眼光。」

一名紧盯型兼幼稚型母亲不准女儿去找朋友,除非女儿在两天之前先报备。她也不准青春期的儿子参与课外活动,免得「万一出什幺事」。

诸如此类的社交孤立,削弱了孩子的自主性。孩子既不寻求可结为朋友的同侪、亦不寻求可作为指导者的长辈协助,是基于几个理由:他们认为没人想接近他们、他们想对父母效忠、父母教他们凡事靠自己,或者他们知道父母就是不允许有任何竞争对手出现。由于缺乏与外界的接触,许多受到不当控制的孩子无从得知自己并不孤单,以及别人也有一样的痛苦。

5. 决定控制

一名完美型兼利用型父亲从儿子还在学步期就预设他要当医生。「直到我医学预科被当掉之前,他都不曾放弃。到我被当掉之后,他又叫我去念商学院,说是这样我才能赚很多钱,以弥补之前準备让我当医生所浪费掉的时间。」

一名利用型母亲问十六岁的女儿长大后想做什幺,女儿说想当艺术家,母亲就说:「不行!没几个人能靠艺术餬口。你去想个比较实际的目标。」

控制子女的决定是一种格外伤人的举动。没有什幺比浇熄孩子的梦想更重的伤害了,因为这无异于告诉孩子:「我们不相信你做得到。」

6. 言论控制

一名教条型兼完美型父亲习惯性地纠正九岁女儿的拼字和文法,即使是在她写给他的小纸条上。

一名教条型母亲禁止孩子说「谁在乎啊?」,也不准孩子用「布鞋」来称呼运动鞋。

逛街购物时,一名剥夺型母亲不准儿子要求买任何东西。他回忆道:「我们永远也不能说:『拜託买给我。』我母亲觉得那样很没礼貌。」

7. 情绪控制

某个教条型兼完美型家庭的规矩是「绝不流露内心的感受」。他们的儿子坦承道:「国中时,我很不快乐。我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爱哭鬼,因为我藏不住情绪。」

一名利用型父亲对情绪很不屑。他的女儿回忆道:「他会说:『情绪可以拿来买东西吗?你心里的感受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吗?不是嘛!喜怒哀乐有什幺用?』」

控制狂父母对情绪的经典名言包括:

「谁在乎你有什幺感受啊?做就对了。」

「咬紧牙关撑过去。」

「你再哭,我就会让你真的想哭。」

「不要崩溃失控。」

8. 思想控制

当十四岁的儿子带了猫王艾维斯的《猎犬》(Hound Dog)唱片回家时,他那紧盯型母亲吓坏了。

「小孩子不该听那种东西。」母亲告诉他。她把那张唱片没收,换成双簧管演奏家及指挥家米契.米勒(Mitch Miller)的唱片给他听。

在一趟车程中,二十四岁的女儿告诉利用型兼剥夺型的母亲说她考虑去看心理医生。「我一说出『心理医生』四个字,我母亲就尖叫,接下来整趟车程都在对我训话。」

9. 施暴

就算只被打过一次,也会在孩子心里留下创伤。一名剥夺型兼虐待型的继父一时勃然大怒,打了十六岁的继女一巴掌。她说:「我身边的人向来都对我很和善,所以那对我而言是很深的创伤。从那之后,我总是活在恐惧之中。」

一名教条型军人父亲常常当众对儿子破口大骂。「喝了酒之后最严重,他会大吼大叫骂我『蠢货』、『废物』。我妈会胆怯地设法阻止他,可是从来没有用。」

一名女性还很鲜明地记得三十年前的一幕:她和她的虐待型父亲在厨房里,她坐着,高大的父亲站在一旁,握紧拳头準备要打她,只因为她的笑声害他听不到电视的声音。

10. 剥夺

一名剥夺型父亲彷彿毫不在乎女儿的意愿与需求,这让她觉得:「我还不如变成一块人形立牌,我父亲对待我和人形立牌没两样。反正他就是不听。一段时间过后,你都不禁怀疑起自己。」

当父母与孩子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时,孩子会觉得父母和他们分享了自己很重要的一部分。然而,许多控制狂父母对孩子守口如瓶、不愿多聊,有些则会说美化过的版本,还有些只会说枝微末节的小事或琐碎的怨言。事实上,有几位我访谈的对象并不清楚父母的过去。就某些情况而言,这是可以理解的。父母可能对过去觉得很羞耻,或者本身就是在一个压抑的家庭里长大。如果父母过去曾经受到创伤,他们可能会觉得难以启齿。孩子天生就有崇拜父母的倾向,父母藉由隐瞒过去或扭曲真相,在不知不觉间放大了子女对他们的这种崇拜。

11. 混淆

一名混乱型母亲的先生会猥亵他们的女儿,一开始母亲还会心疼女儿,但后来却转而怪罪被性侵的女儿,吼她说:「你怎幺可以这样对我?」

一名紧盯型母亲告诉青春期的女儿说她应该晚点结婚,因为年纪轻轻就结婚的人还不够成熟,没办法做出明智的选择。当少女长到二十五岁,母亲又催促她「快点找个认真交往的对象」。然而,她补充道:「直到结婚之前,你都还是个孩子。」这是很经典的两难矛盾:母亲叫女儿最好快点结婚,但在结婚之前她都还是个孩子,所以没有成熟到可以结婚的地步。

一名完美型父亲不小心亲到了十四岁女儿的嘴唇,她回忆道:「他惊恐万状地跑上楼,大吼说:『注意你的性别。』」儘管女儿什幺事都没做错,她的利用型母亲接下来好几个月都骂她「小骚货」,不顾女儿流着眼泪苦苦求饶。

12. 操弄

一名剥夺型兼混乱型母亲几乎什幺事都怪到缺席的配偶身上。「如果我在前往公车站的路上跌倒了,在我母亲眼里,那是我父亲的错。」她的女儿回忆道。母亲为了斗垮分居的丈夫,逼迫女儿写信给父亲的雇主,说他的坏话;如果女儿不照做,她就不给女儿晚餐吃。最后,父亲就被解雇了。

一名利用型父亲寄学费支票给念大学的女儿时,总会随信附上一张字条提醒道:「送你上大学实在是降低了我的生活水準。」

另一名利用型父亲则会在他送的每一件礼物上写道:「希望你明白你能收到礼物有多幸运。」

一名混乱型母亲每年圣诞节都给女儿一张五十美元的支票,接着又抱怨自己手头拮据。有一年圣诞节,女儿为了帮母亲省钱,没把支票兑现,母亲又抱怨说那张没兑现的支票把她的帐目搞得一团乱。

当然,对孩子的行为加以合理的控制是有必要的。这十二劣招的控制手段,以单一事件来看似乎无害,但在你的童年,这些事件却有可能发生过无数次。不断重複之下,它们就形成一种强而有力的模式,构成了控制型家庭洗脑的第一个手法。

相关书摘 ►十种让人内疚的家庭情绪勒索&八种控制狂父母教养风格

书籍介绍

《如果我的父母是控制狂:如何设定界线、自我修复、终止控制的世代循环?》,橡实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丹・纽哈斯
译者:祁怡玮

为什幺我的大小事,他们都要插手管?令人不寒而慄的见解,戳穿父母是多幺具毁灭性。如何和过去和解,避免过度控制孩子和其他心爱的人?

控制,不是爱,而是父母排除自身焦虑的表现。他们不是不爱我,只是更受困在自己的恐惧之中。

我不能换掉父母,也不能改变过去,但可以不让他们继续操控我的未来。父母已无法改变,我只能改变自己:告别纠葛、设下界线,尽可能和平共处。

控制狂父母的「十二劣招」:谁在乎你有什幺感受啊?做就对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