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之爱(完结)‧办性别平等戏剧比赛‧路人甲宣扬平权观念

彩虹之爱(完结)‧办性别平等戏剧比赛‧路人甲宣扬平权观念为人父母者,经常面对一个尴尬的局面,即孩子在对性别区分仍感懵懂的时期,常会询问父母有关男女的分别。但东方的父母较为含蓄,对这类性别意识问题,常羞于诉诸于口。久而久之,无法得到解答的孩子只好自行摸索,慢慢探讨答案。这种情况或会导致孩子在懵懂期间接受错误的资讯,继而引发性别暴力、歧视、霸凌等现象出现。有鉴于此,槟城路人甲表演社决定通过戏剧让学生、家长了解性别议题,于是,该社先后举办了5届《槟州中学生性别平等戏剧比赛》活动。时至今日,性别平等课题的探讨已不再局限于男与女的二元对立,而是更广泛的性别议题,其中包括同性恋、变性人、中性人等多元性别的权益。今年6月26日,美国正式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一事,让长期为同性恋者争取平等权益的努力跨进一大步。近日,槟城“路人甲表演社”本着对人文和性别的关怀,而决定通过剧场教育让中学生了解性别平等的议题。製作人张丹凤说,基于网络资讯发达,对性别知识仍处于懵懂期的孩子或会因接受错误资讯而出现行为偏差,继而引发校园性侵害及性骚扰等事件。通由戏剧教育,将有助提高学生的醒觉,并助他们了解有关行为的伤害性。相较于书面教育,剧场教育是通由戏剧演出的方式,把性别议题活灵活现呈现在舞台上,这可让学生加速体认到性别平权的重要性。此外,她忆起孩提时期,父母或因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家里的大小事务,诸如洗衣、抹地、煮饭等皆由她一手包办。“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小时候我和一名女性朋友交好。对方剪了一头男生头,平日常穿短裤,我妈妈看到她后,就阻止我继续与对方交往,因她担心我会受到对方影响,继而成为女同志。”孩提时期所接受的教育,都可能会间接影响孩子对性别的看法,张丹凤便是其中之一。她说,她过去只要看到一对女性或男性的行为略显亲密时,心里都会认为他们是同志,并带着歧视的眼光看待对方。图减少性侵害性暴力尔后,她加入戏剧团,由于戏剧创作让她接触到不同类型的题材与观念,她渐渐的打开心扉,尝试去了解多元性别人士背后的难处。她发现性取向是基因所促成,而非后天形成。故她认为,若能让处在学习阶段的中学生了解性别议题,将有助他们建设平等的性别观念。在欧美国家,性别教育早已根植在教育体制中,由此可见其重要性。路人甲表演社社长尤传隆认为,虽然《槟州中学生戏剧比赛》已踏入第五届,但仍不足以彰显其影响性,唯有持之以恆的推动这项比赛活动,才有可能打破学生对性别课题的刻板印象,所以,性别知识也是一种革命性教育。“性别不平等事件正不断在世界各地发生,例如在台湾就曾发生`玫瑰少年叶永誌’事件,又如也门出版由一名女孩口述而成的《我十岁,离婚》一书,皆是因为性别认知问题而形成。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希望尽力减少性侵害、性暴力等事件的发生,并提供学生对多元性别的思考角度。”为让学生更了解性别平等概念,该社在比赛前皆会举办性别概念工作坊,并开放供各界人士参与,而工作坊的讲师多是来自各领域,其中包括人类学博士、政治学博士等。在各讲师不同的观点下,让各界人士得以从不同角度了解与探讨性别议题。“在这项比赛进行到第五届时,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学生从最初只了解两元对立的性别题材,渐渐的转向对多元对立的关注。这证明他们所关注的课题,已不仅止于男与女之间,而是趋向于开放的态度,进一步了解和剖析多元性别的存在。”通过戏剧学尊重多元性别由于热爱表演,甘嘉敏在入读中学后即参加校内的戏剧团,并曾参加其中3届的性别平等戏剧比赛。由于戏剧的题材取样多元化,她在蒐集资料的过程中渐渐对多元性别有所认识,并开始学会尊重他人的性取向。“第一次参加比赛时,我对性别的认知只停留在男与女之间。对于跨过这界限的多元性别,我从未涉及,甚至可说是有些反感。当时的我,在面对同性恋课题时,只感到噁心。过后,因着创作的需求,我们被要求去理解他们的生活经历。这时,我才看到他们的另一面。其实,他们和我并无分别,只是性取向不同而已。就如有些人喜欢喝汽水,有些人喜欢喝果汁。”甘嘉敏曾多次担任演员,在表演过程中,最难的便是要把弱势群体的生活情景刻度,呈现给观众,并引起观众的共鸣。她曾在《分手红茶》中饰演一名激动的女性,该剧讲述一名女性为了爱情而委曲求全,用尽方法试图与另一半复合的故事,藉此通过另一角度叙说女性的地位。此外,她也曾在第四届比赛中饰演警察,在角色设定上偏向于男性化,且其工作为负责调查家暴事件。“当时,我尝试从警察的角度看待家暴事件,若是事主个性柔弱,根本就难以阻止施暴者。”通过扮演不同的角色,她了解到多元性别的窘境,也认知到性别教育的重要性。她期许自己在毕业后,仍然可以接触戏剧,并撰写关于性别平等的剧本,经由戏剧提供社会对于多元性别的思考。演跨性别者学会体谅舞台经验丰富的潘嘉尊,饰演过不少让人叫好的角色。但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则是在《曼珠沙华》中饰演一名跨性别者。由于在这之前,他从未接触过相关人士或知识,所以,他对跨性别者的处境深感好奇。“在接演这个角色后,我开始学穿高跟鞋,把腿毛腋毛除掉,并穿女装,模仿女性的动作。结果,我在这过程中发现,身为一名跨性别者非常辛苦,因为他们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女性一事,难以获得他人的接受,但他们却极为渴望获得他人的认同。”由于《曼珠沙华》的剧本是经由真人真事改编而成,所以,他必须掌握饰演的力度。“在表演过程中,最困难的便是要压抑住自身的阳刚气息,而不断的模仿角色的阴柔气息。但转念一想,跨性别者亦是如此,他们为了贴近社会主流模式,而被迫压抑自身的阴柔气息。”《曼珠沙华》的剧本主要是描述一名跨性别者在社会中如何受到差别对待,尔后进入监狱时遭到狱友调戏的故事。“最难的部份便是揣摩角色的心境,因为跨性别者长期受到歧视甚至无法得到家人的支持的感受,并非我们可以体会的。”学生怕歧视不敢出柜学校是社会的缩影,可提供学生学习知识、人际交往等。同样的,也可让学生在学校中体认到性别歧视与不平等的现象。过去曾参加《槟州中学生性别平等戏剧比赛》的中学生甘嘉敏说,她便是在校内渐渐了解社会对男性和女性的差异对待。在小学时,她常会询问父母或老师,为何男女的服装有所不同,当时,她曾尝试追求答案,但却无人可以给予正确解答,所以,这件事就一直搁在心里直至她入读中学。她说,她非常羡慕男性,只因他们穿着轻便,而且动作举止就算略为粗鲁,也不会遭人责骂。然而,作为女性,却常被要求举止温柔,说话轻声细语,一旦行为有所踰越,就会招来长辈的责骂。她认为,这是社会对男女的刻板印象。“我在校内结识了一些男生,其中不乏同性恋者,但他们却不敢公开他们的性取向。因为在学校里,他们只是弱势的一群,他们害怕遭到他人的歧视或欺凌。或许是因为学校没有相应的性别教育课程,导致学生对多元性别的认识不深。若学生了解一些关于多元性别的知识,或许也能体谅多元性别背后的辛酸。”戏剧比赛可提高醒觉路人甲表演社的会员潘嘉尊说,他曾参与和见证5届性别平等戏剧比赛的举办,并已从幕前走入幕后。他自嘲是性别平等比赛中的元老级人物。“我曾参加前三届的比赛,到了第四和第五届比赛,我就开始当工作人员。”“我发现,性格、动作较为阴柔的男学生在校内常会被冠上`娘娘腔’的称号,有者更因此遭受同学的语言攻击和肢体暴力。而被欺负的同学,多是哭诉无门。我也不知要如何帮助他们,但若能让更多人了解性别意识,并理解不同性取向的学生在成长过程中所遭遇的不平等,或许就可以减少这类情况的发生。”多元性别人士在人际交往上,常会面对一些难题。虽然潘嘉尊的身边不乏同性恋或跨性别的朋友,但他发现,多元性别人士在交友时,常会遇到困难或遭人歧视,有者更因此在工作场合饱受欺凌。“我认为,性别平等戏剧比赛只是一个教育媒介,以提高学生对多元性别的醒觉。”第五届槟州中学生性别平等戏剧比赛日期:20-12-2015(週日)时间:12.30pm地点:槟城光大5楼A视听室联络:016-4336025(颜珮琳)/017-5539523(Macro)注:不适合12岁以下孩童观赏。/副刊‧报道:丁俊勇‧2015.12.1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