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5年不创业计划

我的5年不创业计划

五年前的今天,我坐在 Mozilla 的会议室,刚结束了一整天有关技术问题的面试。面试我的 Mike Morgan,同时也是 Mozilla WebDev 团队的主管问了我一句话:

于是故事开始了,但这并不是关于我如何花五年的时间创业的故事,而是我如何花五年的时间「不去」创业的故事,以及一路走来我所学到的事情。

5 年前:在 Mozilla 的日子

五年内?当时的我或许该回答五年内我想在 Mozilla 成为一个管理者或是一个工程主管,但我没有这幺做。因为过去在大学求学过程中,我曾在几间新创公司实习,而且我很喜欢它们。我回答道:

接着他又问了,

Mike 更深入的问我时,我把脑海里一直以来的想法说了出来————。开发文件十分地重要,若能让公司或是开发者可以建立起不只是静态文字的开发文件,甚至让它可以更简易的被建立且能与它互动正是我的想法。

一个礼拜过后,Mike 通知我获得工作机会,尤其他特别想知道在未来五年内,Mozilla 将如何能够协助我实践目标,成立新创公司。我面试时以为那只是一个随意的问题,但 Mike 却因这个问题的答案而选择雇用了我,而我在 Mozilla 的两年从此开始。

我十分感谢 Mozilla 给予了我这样的机会。我从一个 PHP 开发者进入 Mozilla,在 Windows 上使用 Notepad 且从没使用过版本控制系统。而离开时我已是一个 Python 开发者,在 Mac OSX 使用 VIM 且熟悉于 GitHub。 Mozilla 雇用了许多有天份的员工,我也十分幸运的能够与他们共事且学习了许多。

在第一次与 Mike 的工作会议后,他又提到了一次:

他确实这幺做了。

3.2 年前:申请 Y Combinator

在 Mozilla 工作大概两年后,我决定申请 Y Combinator,我与我的朋友 Matt Gardner 申请了 YC Summer 2012 batch,我们的项目称为 DocHub,但这仍然是个想法,我们还没有实作也没有任何使用者。

但我们还是获得了邀请前去面谈!我基于 Scribd 和 Disqus API 实作了一个开发文件原型,这两个服务皆是 YC 所投资的公司,我希望藉此让他们更喜欢 DocHub。

然而这次的面试经验糟糕透了,当我们开始解释产品时即被插断:

刚好相反!我很不擅长而且讨厌撰写文件,DocHub 的目标是让任何人可以简单且快速的建立出文件,因为开发文件很重要但建立的过程体验却并不好。当我们进行 Scribd 文件的展示时,此次面谈花了更多时间讨论 Scribd API 而不是 DocHub。

不,完全不是。于是我们结束了一场糟糕的面谈,结束在一个与我们所提出的想法截然不同的结论。

经过一段折磨的等待后,我们收到了 Garry Tan 的来信:

我非常难过却对这样的回应无从反驳。因为我们尚未建立起产品,且并没有明确的表达出我们的想法。我并没有明确的釐清真实的问题与我们所提出的解决方法。然而这次经验带来的刺激与可能性,更加确定了我的创业念头,虽然我喜欢 Mozilla,但是时候展开新的旅程了。

3 年前:现在要做什幺?

当你有工作的时候,创业点子总是神奇地不断涌现,我就有上百个!

在美剧 How I Met Your Mother 中有一幕是关于 Cheerleader Effect 啦啦队效应 ,The Atlantic 这篇文章 有很好的解释。简单来说,这个现象指一个人在群体中来看比个别来看更有吸引力——对创业点子来说也是如此!没有进入 YC 让我暂时撇开原本开发文件的想法,我另外想出许多创业想法,而这幺多想法聚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美好,但没有一个单独来看足够成为一个好的想法。

过了一年,我尝试了许多项目,有些是有趣的小专案,有些是认真的项目,像是一个网站可以同步 Hulu 影片让多人同时观看、一个 app 可以与朋友共同安排计画、营建管理软体、一个约会 app 建立于 Pinterest 的社群网络、高阶旅店管理软体、国外程式教学平台、个人助理应用、档案共享工作流程应用等等,但其中没有一个项目能让我维持住热情。

2.5 年前:自由业

由于住在旧金山的花费昂贵,我开始了接案工作,很幸运地可以与许多好客户一起共事,开始了多个专案。我的客户包含创投公司、新创公司,且认识了许多相关的人事物,并从中学习了许多。

这对我来说成为了一个转捩点,我在这些专案中不仅需要负责程式也包含设计,而且我必须快速的提昇自己的能力来克服整个开发过程。不像是过去的工作经验,我只是专注在整个网站的一小部分,在接案的过程,我需要从零建构与布署整个网站且让它顺利营运。

回头来看,若没有这些经验我可能没有足够的能力开始我的新公司,你可以从过去的 DocHub 到现在 Readme.io 首页看出明显的差别。

1.5 年前:Phileas and Fogg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从接案中认识的许多创投鼓励我在旧金山成立「内部加速器」,我拒绝了,原因是现在的点子工厂多到数不清,却没有人想真的实践它们作为创业题目。创投们仍不断地鼓励我,最后我带有条件地接受了。

首先,我们必须提供诱因吸引优秀人才进驻,但并不是提供奖金或準备如 Google 和 Facebook 般丰盛的伙食、舒适的办公环境——而是旅游。我所有的朋友们都喜欢旅游,而且比起在旧金山找个办公室,随意选个国家把加速器的每个人送出国并在当地租个办公室要便宜多了。我甚至为了这个想法在我的部落格写了文章 Why We’re Traveling 以阐明我的理念。其次,工作团队的组成会随着不同的创业点子而有所更动。

大家都同意了,我开始招募人才,Phileas and Fogg 于是诞生。

我的5年不创业计划

还记得刚刚谈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吗?事实证明这是真的。起初支持我成立加速器的创投们开始改变规则,减少薪资、要求支援他们的宠物项目、坚持要我僱用没那幺顶尖优秀而薪资相对便宜的工程师、压缩时间、减少投资以增加他们的资产等等。对我来说,最后触碰到我底线的是创投完全砍掉员工们的健康保险预算,Seriously?

未来我会把这段成立加速器与创投相处的经历完整写下来。然而最后的结尾是,我抛弃了这些投资者,自己出资支付旅行费用,并减少组织架构。最后加速器并没有运行得很成功,财务、员工情绪和时间压力成为失败的主要原因。但我还是很喜欢这个旅行加速器的概念。

1 年前:ReadMe.io

四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把当初开发文件的创业点子付诸实现,因为它看来还是没那幺酷或性感到足以成为创业圈的明日之星,或因为它当初没有成功进入 YC。但这些年来许多想法来来去去,我还是对开发文件的想法着迷不已。

于是我开始打造 ReadMe.io,过程相当缓慢,但比起上一次的经验简单了许多。经过四年,我有更多的业界经验来帮助这次的开发过程,且线上金流公司 Stripe日益茁壮,让大家更理解好的开发文件有多幺重要,要是没有 Stripe 的发展,ReadMe 很难存活下去。不久后我几乎不用到处说服人使用我们的产品,我只要说「Stripe-quality docs」开发者就会买单了。

0.5 年前:再一次申请 Y Combinator

ReadMe.io 终于问世!因为市场反应不错,我想是时候再一次申请 YC 了。一样的点子,不同的创业团队,可操作的成品。

这一次的申请简单多了。面试过程一样的艰难,但面临的情境不同:支持并喜爱我们的使用者还不够多,但至少比上次连使用者都没有的情况好多了。过去也有只有点子就能进入 YC 的例子,但有使用者真的容易许多。

最后,这个过去称为 DocHub 的创业点子终于成功!就在今年 2015 年 1 月,ReadMe.io 参与 YC 的 Winter 2015 batch。

时间到!

很难确切说出公司成立的时间,是从有点子的那一刻?还是写下第一行 code 的时候?或是有了第一个付费使用者时?第一次募资?

还记得我当初设立的五年目标吗?历经 4 年又 363 天我达到了,TechCrunch 撰写并发表一篇有关 ReadMe 的文章 ,我想没有什幺会比被 TechCrunch 报导更让新创公司显得真实了。但我更喜欢的是这个时间点和其背后象徵的意义。

就在两天前,我达到了我的五年目标!

结尾. 和新的开始

最后我想说的两个重点彼此却互相抵触:「我希望我早点开始创业,但我很高兴我没有这幺做而是等待时机成熟。」从一开始我就有了开发文件的创业想法,而它花费了五年才实现的过程相当煎熬,然而在五年前我也根本无法实践它。

我不曾后悔五年来的工作经历,无论是自由开发者或在 Mozilla 的工作,我和许多优秀的人才共事学习,还结交到很棒的朋友。这段日子我学习到许多、享受很多乐趣。

唯一让我后悔的是:花了太多时间等待其他人,投资者、共同创业伙伴、业师等等。现在才发现一旦真的开始实作,这些人事物自然而然就会来了。在硅谷有太多点子来来去去,也有许多「wantrepreneurs」,人们可能不看好你,直到你做出点成绩。你可以一直等着对的时机、对的人出现;但真正成功的人永远是那些把点子付诸实现的人。

最后本文主角 Gregory Koberger 在文章刊登于 Medium 的 2015 年 3 月 15 日这天,为自己订定下一个五年目标,各位读者是否也曾定过类似的长期目标呢?不妨现在就为自己定个五年目标,让我们在 2020 年一起来看看 Gregory Koberger 和自己是否有达成目标吧!

相关推荐